刺促行

清朝· 丁谦

刺促复刺促,人生百年鸟过目。
前有一樽酒,后有一丛菊,把菊饮酒安事役,役迷阳生途行且伤足。
山多虎豹水多蝮,时时飞而食人肉。
请看东门悲牵犬,何如生来抱黄犊。
关于诗人-丁谦
None